加多宝法定代表人张树容卸任:遭法院限制消费

3月9日,记者独家获悉,在遭到法院限制消费后,加多宝(中国)饮料有限公司(简称加多宝中国公司)法定代表人卸任。

工商信息显示,今年3月1日,加多宝(中国)饮料有限公司变更了法定代表人等信息,张树容卸任法定代表人,由周行接任。

加多宝官网显示,加多宝(中国)饮料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是加多宝集团唯一的高集成化立体工厂。

就卸任一事,记者3月7日即向加多宝方面发去采访问题,至今未收到回复。

四川加多宝陷广告服务费纠纷

全国法院执行信息平台显示,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对四川加多宝饮料有限公司发出限制消费令(2019)京0115执1894号。

法院称,本院于2019年1月14日立案执行申请人上海华优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申请执行你单位(即四川加多宝)广告合同纠纷一案,因你单位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本院依照规定,对你单位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你单位及你单位(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张树容不得实施以下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包括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等。

法院表示,如违反限制消费令,经查证属实的,本院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的规定,予以罚款、拘留;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记者看到的一份《上海华优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与四川加多宝饮料有限公司等广告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显示,张树容为四川加多宝饮料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同时也是加多宝(中国)饮料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timg (12)

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作出的这一判决书显示,被告四川加多宝饮料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上海华优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支付广告费2296万元。

据悉,四川加多宝公司未按照约定在2018年3月6日前支付费用,华优公司分别于2018年3月20日和2018年4月19日向对方发出催款函,对方以资金不足为由拒绝支付。华优公司认为,四川加多宝公司未依约支付广告服务费,构成违约。

华优公司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四川加多宝公司支付广告服务费2296万元,并从2018年3月7日开始以2296万元为基数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逾期付款利息直至付清全部广告服务费止;2.判令加多宝中国公司对四川加多宝公司所负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华优公司方面表示,加多宝中国公司与四川加多宝公司主体混同,应根据法律规定承担连带责任。

四川加多宝辩称,对广告服务费2296万元认可。不同意由加多宝中国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因为该公司不是合同的签订者。

加多宝卷入中弘事件后进行澄清

加多宝为知名饮料品牌。

资料显示,加多宝集团是一家集原材料种植、饮料生产及销售于一体的大型企业。公司创立于1995年,1996年首创并推出了第一罐罐装凉茶。2012年,加多宝出品的罐装凉茶正式启用“加多宝”品牌。

去年以来,加多宝风波不断。

2018年8月27日,A股上市公司中弘股份公告称,公司与加多宝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加多宝”)、深圳前海银谊资本有限公司(下称“银谊资本”)签署了经营托管及债务重组协议,加多宝等相关方拟向中弘股份提供流动性支持及管理服务,以解决中弘股份的债务危机。

中弘股份上述公告显示,加多宝的授权代表为黄伟清,黄伟清为银谊资本实际控制人刘红雯的丈夫,银谊资本是一家专注于资产重组、并购等相关类金融业务的投资公司,黄伟清刘红雯夫妻二人从事地产行业超过20年。

此外,中弘股份还在公告中披露了加多宝近三年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2015年至2017年,加多宝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00.4亿元、106.3亿元、70.0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89亿元、14.8亿元和-5.82亿元。公告显示,加多宝将择机将相关主业的优质资产注入中弘股份,并提供流动性支持和为期5年的经营托管。

蹊跷的是,2018年8月28日,加多宝旋即发出公告,对中弘股份前一日公告中的各项内容均作出否认。加多宝公告称,加多宝集团从未与中弘股份、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以及银谊资本签署过《经营托管及债务重组协议》,对于协议所述内容全不知情;加多宝集团从未对黄伟清出具任何授权;中弘股份在公告中所述有关加多宝集团的经营情况及财务数据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

timg

中弘股份随后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与所发公告中声明,根据加多宝集团提供的委任书,加多宝集团实际控制人陈鸿道委任黄伟清为加多宝集团首席执行官,黄伟清负责加多宝集团对外一切事务;加多宝集团经营情况和财务数据由加多宝集团提供给中弘股份。

中弘股份与加多宝各执一词的纷争最终双方签署协议以终止合作告终。

2018年10月9日,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称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和加多宝集团有限公司三方自愿、平等协商一致,并签署协议,终止一切形式的合作。

陷入断供疑云

中弘股份公告中所披露的加多宝2017年12月31日净资产和2017年度净利润均为负值,虽然被加多宝方面否认,引发外界对于加多宝财务状况的关注。

多家媒体随后报道,加多宝位于东莞的基地已停产,广东清远基地减员,杭州基地曾因欠薪被迫停产。

去年11月,加多宝总裁李春林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称,今年对加多宝影响最大的因素是什么?“第一,与中粮的合作;第二,中弘的事情。这两件事我们完全没有预判,所以这两件事带给我们的经营压力非常大,完全是我们无法掌控的。另外,今年整个国家金融政策调整,去杠杆大环境之下,民营企业受到的影响最大。”

2018年7月,中粮包装公告称,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就相关事宜对王老吉公司(加多宝于香港注册的王老吉公司,非广药王老吉)、清远加多宝草本股东智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首”)以及清远加多宝草本(加多宝浓缩液生产公司)提出仲裁申请,原因是王老吉公司未按增资协议履行其应向清远加多宝草本注入商标作为实物出资的承诺。而据中粮包装在2018年中期业绩公告阐述,受清远加多宝股权项目中其他相关合作方未能如约履行增资义务的影响,中粮包装自2018年二季度中止了对加多宝集团的两片罐供应。

李春林表示,“今年销售旺季那几个月,中粮包装把我们断供了,这就等于把加多宝的血液断了。中粮占我们产能超过90%,其他几个小厂才占了10%左右。所以说,不管尽多大的努力,我从6月份开始到10月份,我的产能就组织不起来。我一旦没有产能,没有产品,经销商一定是不敢打款,就会陷入恶性循环。所以断供对我们是致命的。”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0月31日,中粮集团旗下的中粮包装公告称,将通过对清远加多宝增资20亿元,持有后者30.58%的股份。这次增资源于8月10日,中粮包装与清远加多宝及其现有股东订立框架协议,附属拟投资清远加多宝,以换取清远加多宝约30%股权。

去年12月,加多宝官网发布的一份任命书显示,王金昌从2019年1月1日起担任加多宝(中国)饮料有限公司和昆仑山矿泉水有限公司董事长。该任命书署名为加多宝集团董事长陈鸿道。

有分析称,这或许意味着加多宝与中粮的合作进入了新的阶段。

李春林称三年内实现公司成功上市

除了以上人事变动外,2018年3月,加多宝公布的由陈鸿道签署的解职通告显示,即日起解除加多宝集团总裁王强、副总经理徐建新在公司内部的一切职务,同时,任命李春林先生担任集团总裁,主理加多宝及昆仑山一切事务。该通告签署日期为2018年3月19日。

据加多宝公司新闻稿,李春林随即于2018年3月21日宣布集团战略目标为“二次创业,开源节流,整合优势资源,三年内实现公司成功上市”。

李春林接受采访时表示,要推动企业迅速上市,将首选国内A股,但也不排除赴港上市。

2019年1月,加多宝集团召开2019年新春年会上,会上传出的消息称,2018年内外部环境错综复杂,加多宝面临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公司内外坚定信念,大力发扬“务实、承担、进取、创新”的企业文化,与“永不言败、永不放弃、勇往直前”的新加多宝精神,贯彻落实公司 “六大改革”“四大回归”的战略举措,取得了春节大战的辉煌战果,触底反弹大势已定。

据称,2019年是加多宝推进新战略的关键年,坚持“二次创业,整合优势资源,三年成功上市”的战略目标不动摇,进一步深化改革,通过精益管理,实现成本领先;通过薪酬体制改革,全面激活管理架构,举全公司之力,保障品牌升级战略成功,夯实加多宝凉茶领导者地位。(本文转载自新京报)

延伸阅读:

餐饮产业服务,哪家最接地气?伴伴X筷玩思维!

筷玩思维除了继续巩固比较优势非常明显的线上业务外,2019年继续全面发力线下,30+城市场次单场500+餐饮老板线下标杆峰会成都站(4月1日/7月24日)、杭州站(5月15日)、武汉站(6月19日)、北京站(6月26日)、重庆站(9月11日)、长沙站(9月14日)、上海站(10月30日)已于去年圆满落幕。

此外,单场人数规模在80人左右的偏深度沟通性质的沙龙2019年更是规划有百余场。

上海、北京、成都、杭州、武汉、广州、南京、重庆、合肥、南昌、青岛、天津、无锡、福州、济南、哈尔滨、宁波、长沙、大连、西安、深圳、厦门、海口、兰州、苏州、郑州、南宁、昆明、香港、澳门、台湾......筷玩思维无死角覆盖中国版图主力热点餐饮聚集区。盟友军团正在陆续集结中...上战场、打胜仗,还得靠盟友。关于峰会的各种形式合作请联系:苏先生 15650737218(同微信)。

60+